新浪三分彩平台欢迎您的到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HATSUP滑板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Dylan永遠是我偶像!【盤問】Nike風格流滑手Donovon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 發表于: 2019-07-22 評論: 0 查看: 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Donovon Piscopo是Nike SB旗下的一位風格流滑手,拍視頻的時候他總是充滿著力量,每一條線都流暢自如。12歲的時候,Dylan的微笑化解了他內心的膽怯和害怕,因此他一直將Dylan當做偶像,偶爾看到Dylan的視頻也會忍不住哭泣。本期【盤問】就來一起走入Donovon Piscopo的內心世界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今天什么時候醒的,都做了什么?我在你那個年紀幾乎每天都睡到中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今天早上10點半醒的,本來可以一覺睡到晚上,但是今天我要去見醫生,檢查檢查身體,我還得用這幅身板處理好多事情呢。然后我大概吃了五頓飯,去了好幾趟滑板店,現在要為明天好好歇歇腿。真希望這幾年我可以多和你一起玩耍,但是現在這樣已經很好啦,你教會我什么該做什么不該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:橋輕輕一磕,過掉障礙,就是這么精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都不記得教過你這些,哈!你一直都在學習、在不斷進步,我相信你比6個月前更加有動力,精神狀態也更好。作為一名職業滑手,你覺得自己是怎樣的存在,你覺得你自己的責任是什么?這樣的生活你過得開心嗎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呀,我要學習要接受的東西還很多。作為一名職業滑手,我現在都不敢相信我真的是pro,有時候我覺得好不真實啊,我一直夢想著能成為pro。我不想理所當然地頂著pro這個稱謂,現在的生活很開心很好,但我還需要更努力,讓自己名副其實。成為pro之后,我覺得自己更愛滑板了??粗宓陙韥硗哪贻p人們逐漸成長,找到人生目標,甚至成家立業,這種感覺很棒。感謝上帝,感謝滑板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:別想攔住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初到紐約的時候多大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4歲,我們就是那時候第一次遇見的吧,在Brooklyn橋下?你踩著超酷的巡航板出現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當時小小一只,天天真真的樣子,但是卻非常和善。關于那次巡回你還記得什么?我記得我們拍了很多視頻,我有點忘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記得大家都玩很開心。對我來說一切都是新鮮的,我特么愛死了能夠踩著滑板穿過這座城市的感覺。那次巡回的隊伍也超棒,我記得自己當時天天都準時上床睡覺,然后在Cody度過了一個“有趣的”夜晚回到房間之后笑他,關鍵他這樣白天還能滑上一整天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:一個好漢兩個幫——在輪胎上的pivot。RIP,Dylan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呀,那次你玩得很開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很棒的一次經歷,很棒的一次巡回,具體的細節我也記不清楚了——啊,我還能記得當時受到的文化沖擊,我來自Covina,那里可比不上紐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嗯嗯,你當時還很??;而且你是個很好相處的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嗯嗯,當時覺得自己是個大人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:一件合適的工具……如果你想殺山羊的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會去便利店買吃的嗎,還是去飯店吃,還是外賣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差不多都會去外面吃——其實是每一頓都在外面吃,而且通常都是去同一個地方吃同樣的東西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非得在家自己做飯的話,你擅長做什么?你有沒有為別人做過飯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只做過百吉餅,配上一些牛油果,腌甜菜,番茄和鷹嘴豆泥。有一陣子我和我女朋友就靠這個糊口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相信上帝嗎?你相信有天堂嗎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相信有高于人類的力量,但我覺得天堂和地獄就是當下。不過我啥也不知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說“天堂和地獄就是當下”是什么意思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心中有愛,遵從道德約束,你是一個好人,那就是天堂;你接受地獄那一套、遵照那一套活著,那就是地獄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:小斜面飛過垃圾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記不記得生命中不踩板的時候?你生下來差不多就開始滑板了是嗎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爸爸自然而然地就把滑板帶進了我的生活,那時候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喜歡什么,反正就是一邊踩板一邊喜歡上它吧。后來滑板成為了一種我追逐自由的方式。何其有幸我能和這塊小小的板子產生這么深刻的情感,雖然我也曾迷失過,但我知道滑板一直在自己腳下,踩上它就好像全世界都回到了正常的狀態?;逭攘宋业纳?,沒有它,我不知道我將會去哪里、要做什么。它帶我去看更大的世界,它給了我一個我全身心愛著的家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太對了,有兩個事情最重要,你讓別人怎樣看待你的滑板,以及你讓最親近的人怎么看待你。我也和你一樣,有記憶的時候就在玩滑板了。你有想過會在Covina之外的地方生活嗎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ovina是我的家,現在待在家感覺挺好的。如果我要搬家的話,我可能會搬去澳大利亞或者除了美國的一個什么地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理解,你沒少旅行,好像你人生中大多數時光都在到處旅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羅列出我去過的地方好像有點怪怪的,不管怎樣,我很感激這一切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:通風孔邊的smith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人生目前階段最喜歡的電影是什么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圣徒指南,血色將至,2001太空漫游,Mindfield和陽光小美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Nike視頻你拍了10個月,這篇采訪發出去的時候視頻應該已經發布了,你是自己選的音樂嗎?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還在考慮,我想找Harry Nilsson或者Black Flag的歌,不過很難選。感覺選歌比選今天去哪個spot玩還要難。不過我總是要選一個的,希望我的選擇沒有錯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:屋頂上的no comply tailslide,最好離遠點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反正不要選大流行的歌就是了,要選個驚喜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有特喜歡的歌嗎?我記得我和John在你好萊塢的公寓里搭帳篷的時候,你在放Flying Burrito Brothers的Dark End Of The Street,我現在還會聽這首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現在就能想到好幾首,只要能搞定版權就行。你和John從Covina來好萊塢住我家的時候,你倆像是來野營一樣在我客廳搭帳篷,太有意思的回憶了,時光飛逝??!我總是會對你說,“好好把握時間,好好利用現在的機會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走得好快啊,真實又可怕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你在滑板這條路上走得每一步都很堅實,你的視頻都很優秀。我知道你之前全身心在拍這個視頻,我也很期待看到你的新作品。這個項目是Aaron Meza來負責的,我很放心。你之前有和他合作過嗎?還是說你一直都和Ant Travis一起拍片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感謝你這樣說。今天這個又有趣又躁的地形,你滑得太特么好了,我也在努力好好滑,盡力滑唄。Meza人很好,也很好溝通,和他一起工作很棒,不過我只和Ant一起拍片過!他太棒了,希望這部視頻只是我們合作的一個開始。我還沒有這個榮幸能和Meza一起拍片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看什么滑板視頻?我有點想象不到你會追著看最新出的視頻,最近誰的視頻最讓你有動力滑板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實話最近沒怎么看片,我只看了我們拍出來的東西,還有朋友發布的隨便幾個視頻而已。不過最近Natas和Jason Lee的視頻我看得特別爽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:撞桿兒后高高地飛過柵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的風格太好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確實。還有Dylan,我會看Dylan的視頻,他是我永遠的偶像,有的時候看著他的視頻我都會哭出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也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也不想的,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懂我懂,他站在板上的時候那么優雅,正是你想看到的樣子,然而這么美好的人卻離開了,這就讓人很容易哭出來。他對你和John的評價很高,他一直都知道你們有努力拍片,他本身也是一個努力的人,我知道他希望你也擁有努力這個品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永遠都會是我最崇拜的人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:板頭完全沉下去的back smith,美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第一次見Dylan是什么時候?當時我們都在Alien嗎?還是說你在Zero的時候就見過他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第一次見他的時候還是Zero的小毛孩兒,那天我在Black Box屋子里醒來,早上八點,12歲的我看到Dylan在打臺球,披頭士的《Hello,Goodbye》在單曲播放,他根本不介意我在地上坐著看他,因為我當時特別害怕,又覺得很孤單想回家,他就隨我在那里,時不時用平和的眼神看我,他讓我感覺到我的存在是沒關系的。而且他也是一個人,Jon Goemann放了他的鴿子,于是他就一個人在那里打臺球,對我笑;我就坐在那里看他,他的眼神和微笑讓我感覺很安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還是第一次聽這個故事,好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我聽《Hello,Goodbye》的時候總是哭哭笑笑的。Dylan太美好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沒錯,上帝祝福這位沉睡的王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門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上Thrasher的第一張照片是什么?當時你幾歲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水滑梯上的frontside ollie,當時16歲,Burnett拍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記得這張照片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時我一個人在滑,他就那樣走過來拍了照片。小的時候,我和別人一起滑會尷尬,所以喜歡自己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真的嗎?邊上一個人都沒有,除了你和攝影師。好吧,我也能理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點奇怪是吧,感覺就像在照鏡子:“臥槽,我看起來是這樣的嗎?”我希望我的滑板看起來很自然,不做作,所以我喜歡隨心所欲,自然而然,我想讓我的滑板有原始、瘋狂的感覺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:在屋頂叫囂!二層樓的Front blunt。別向下看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的滑板從來都不讓人感覺勉強做作,其實你比你以為的要強很多,我感覺好像很多有天賦的滑手都不知道自己多優秀——KB,Gino都是這樣,你們其實可以做到的。我想看你開始做點什么nollie frontside flip之類的有難度的招兒,這些雖然難,但你要相信你能做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以前常說,“Donny可以。”聽到你的鼓勵我總是很開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上街看到那種瘋子才會去嘗試的地形時也會說:“Donny可以。”我,AVE,Benny都會這么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愧是我的小伙伴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age也經常收到我的鼓勵,我總是和他說起一些我覺得他可以做到的動作、地形什么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age也超棒的!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“Sage,看這個,你能上去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age很優秀,而且又很可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age的pop太猛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打籃球一般的彈跳力。接下來我要問正經問題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好緊張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別緊張,你回答得都很好。你有計劃在這個溫暖的世界上要個小孩嗎?你仔細考慮過要孩子的問題嗎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想組建一個家庭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:彈跳小王子回來了!借助斜面向上grind六階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的。想在這里感謝什么人嗎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要謝謝你,Dill,你在我需要反省、需要幫助的時候幫助我,讓我檢視自己。我還在學習如何更好的存在,謝謝你。我還要謝謝我爸爸,他為我付出了很多。謝謝Steve Chalme,AVE,Benny,我的家人。說實話我都不敢相信我能過著現在的生活。謝謝我的兄弟姐妹們,謝謝幫助過我的人們,謝謝和我同甘共苦的人們,愛你們,千言萬語匯成一句感謝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后,有什么想對小讀者們說的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熱愛自己的生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的,Donovon,晚安,謝謝你接受采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謝謝,愛你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:瘋狂不做作的kickflip下大地形——Donny當然是可以的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HATSUP滑板雜志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ad more, Wisely skate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字 |Thrasher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翻譯 |小雯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 |Thrasher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編輯 | 坦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浪三分彩平台 幸运飞艇全天计划 腾讯分分彩在线计划 极速赛车计划网 5分赛车精准计划